再写《做自己》

过完农历新年回来一看,不得了!自己这个博客空间居然被黑了!而且还是被伊斯兰极端组织给黑了!呆坐片刻警觉地反省了一下自己近期的所言所行,似乎并未开罪过伊斯兰。看来一定是我的博客空间知名度太高了,以至于极端组织黑了用来给它们自己做宣传。一定是这样的!

自我阿Q完之后定睛一瞧,发现年前写的那篇《做自己》居然被黑客自我膨胀的宣传所覆盖了,而且我写博文都是在自己想表达的时候即兴打开空间在空间里书写的,并没有底稿。这就意味着这里将再也看不到原来的那篇文字了。而且即便是现在再写同一个题目也全然没有当时的感触,也写不出当时的感觉来了。罢,罢,罢!那就改个题,叫《再写《做自己》》吧。

《做自己》写于自己刚刚整理完2016年的所有照片之时,当时的感触就是如果回顾之前的照片还能够体味到拍摄时自己的感动的话,那才是真正把自己的情感注入到了这张照片里。而即便这样这张照片中的情绪也只能够感染到一部分和自己有相似经历相似情感的观众。所以,不必纠结大众,做自己,拍能够打动自己的作品。之所以能有这样的认知,一来是因为刚刚翻过一整年的照片,对于不同照片对于自己的印象有一个比较全面的横向对比。二来也是厌倦看太多形式正确却不得不通过各种“观后感”去拔高其立意的作品,这在国内似乎尤其的多。

我个人也是因为时间的不自由,才不得不在这几年多拍了一些城市生活的记录式的片子。从早些年试图从脏乱差和弱势人群的结合去可以寻找悲悯,到渐渐发现简单生活中的幸福,再到如今更直接了当地以自我观感为出发点,寻找并记录自己的感动。不敢说这是什么进步,但就自我而言,至少是放下了内容或是形式对自己拍摄的羁绊。或者换一句话来说,拍摄的本身变得越来越自由了。

也许每一刻的想法只能代表现在的自己。但在此刻,我可以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