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益其所不能

这两天心情很是不错,忙碌了大半年的工作终于开始开花结果了,比我先前的预期似乎还要来得更早一些。虽然前路依然漫长且布满荆棘,但至少周遭的怀疑论者开始闭上了嘴,而一直默默支持着我的工作的朋友们也终于可以在重压下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两年的我一直在挑战新的领域和新的工作方向,这固然要付出更多的艰辛,但同时也是收获满满。且不说成功与否,单单就是这个迫使自己不断地学习和适应的过程,就是对自己的能力和知识结构的极大提升。也使得自己对于未来更有信心了。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个信条:“只要你努力了你就会成功,如果你没有成功说明你还不够努力。”现在看来这个信条多少有些偏执,但在当年的确曾帮助我迈过一道道看,敲开一扇扇门。成功有时候未必是指现下正在努力做的事情,而是一种趋势,是未来的储备以及对明天的一种可期待性。所以,要“增益其所不能”便在于勇于去尝试,勇于进入那些全新的先进领域。

回到摄影其实也是一样,尤其是在如今相机技术不断突破,后期软件不断变化的大背景下,同一个场景的最优拍摄技术和最佳拍摄思路可以有很大的不同。是继续在自己熟悉的套路下延续过往的拍摄还是接受新技术的挑战会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自己擅长的套路也许短期内的确能比用不熟悉的新技术得到更好的最终效果,但最终也许会让自己失去未来和别人竞争的能力。当然,技术只是摄影中极小的一部分,但在除技术之外的其他领域,同样也存在熟悉与不熟悉的选择。

今年因为繁忙的本职工作,很少接摄影相关的活。但为数不多的两单却都是在我自己不擅长或者不熟悉的领域:某品牌超广镜头的试用和国内某闪灯厂商的新品试用。

我平时街拍常用的镜头多在28mm~50mm,而这次试用的镜头焦段在12mm~24mm,而且任务还是街拍。在这么广的视角之下如果要突出主体的话那就要离主体足够近,而此时留给操作相机的时间会非常有限。而且大广角加上这支镜头最大F4的光圈,使得突出主体的另一大利器“虚化”变得如此之不给力。一时间,我这个差不多拍了20年照片的摄影“老人”变得不会拍照了。不会就只能琢磨,从熟悉这个视角最终画面每一部分对于空间映射的规律开始,到仰俯的变化和对几何构型影响。差不多两周以后对这个焦段已经熟悉了,接下来便是要克服近距离带来的压力和提高自己的拍摄响应速度。到最终虽然还是无法达到自己用28mm焦段的那种从容和得心应手,但当自己回到自己熟悉的28mm焦段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对于透视的精确控制能力以及对于瞬间抓取的能力有了不小的提升。

这里再说个题外话,在这次超广镜头的试用过程中,我的照片曾在论坛上遭到了不小的非议。在挑战新领域的时候很难一帆风顺,在没有掌声的时候能够坚持寂寞前行又何尝不是一种“增益其所不能”呢?

如果说超广的试用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拓展,那么闪灯新品的试用则是努力习惯新技术和新应用。虽然我也曾拥有过自己的工作室,但2013年之后基本上没有拍过什么人像,更别说闪光灯的应用了。所以在此次试用之前我的思路还停留在手动精确控制闪灯的输出并通过逐一增加闪灯来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而在TTL+高速同步横行的今天,对闪灯本身的输出可以简化为通过控制器上对多个闪灯的输出补偿调整来使其填充和配合环境光线。虽然这种方式不那么精确,却可以大大节约拍摄布光的时间而达到非常接近的效果。同时,摄影师可以将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对于画面的整体控制和效果表达而非技术细节上。

勇于挑战,努力拓宽和做强自己,为了更精彩的明天。

作者: 鸠鸠

业余摄影爱好者,从1998年开始接触摄影。拍过风光,拍过商业,也拍过人像。近些年更多地将镜头对准了形形色色的人的日常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