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味道

从小长到大,一直没有机会去首都北京,所以北京给我的印象就停留在了林语堂、老舍的笔下。从来没有去过湘西,所以沈从文的《边城》就是我脑海中的湘西。童年,有很长一段时光在杭州度过,所以,即便之后常来常往,只有童年记忆中的杭州才是我内心中最真实的杭州。

自从前年开始为了生活常常往来于国内的各大城市之间,便努力地试图用相机把这些城市最有特点的一面给记录下来,不论是城市的特征面貌还是生活的习惯。就拿北京这座城市来说吧,抛开长城、故宫、北海白塔这些地标建筑,如何通过一个普通的没有标识的画面让人一眼就感受出这是北京。换句话说,就是如何通过一张张照片来传递出一座座城市特有的味道。

也许这远非是一个有意义的摄影命题,然而,当你在寻求如何通过一个画面去传递你的表达的时候,这至少是一个不错的练习。对于我这样一个摄影爱好者来说,既然有机会一次次踏上这些城市的土地,选择这样一个练习便是理所当然的了。

继续拿北京这座城市为例,我首先想到的是这座城市作为都城的历史,而在中国的历史上众多名都中,只有北京多次融入了北方民族的元素,显得与其他城市迥然不同了。而这不同,表现在色彩上,最鲜明的可能就是那红灰组成的色调。而这个色彩如果太过于艳丽,在我心中则会消损历史留下的那层朦胧。而要是这个色彩太过于平淡,则会失去从历史中延续而来的生命。对我这样一个外乡人而言,北京是一座能够触碰得到,却又似乎永远无法触碰到底的城市,我希望这是我在相片中能够表达出来的。

而单单有这些色彩未必能构成心目中北京的味道,光线是决定色彩如何表现的关键因素,而光线下那些树枝的在红墙上的投影本身似乎也在讲述着各种故事。所以,在什么天气、什么季节、什么时间、出现在什么地方都对画面情绪形成了莫大的影响。我偏爱北京冬日里的晴天,光秃秃的树木似乎能营造出更有气氛的阴影。而冬日里偏低的阳光,能带来富有层次却不那么炽热的影调和层次,柔柔的,仿佛一闭眼就能在胡同里睡去,遭遇这条胡同的前生今世。

老舍是地道的满族人,生在北京死在北京。所以他可以说:“那里的人、事、风景、味道和卖酸梅汤、杏仁茶的声音我全熟悉。一闭眼,我的北平就完整的像一幅色彩鲜明的图画浮立在我的心中。” 而我的北京印象则源于在江南烟雨中翻看的《骆驼祥子》《京华烟云》们,没有了那些鲜活的声音,我的北京印象更像一部默片。而用一张照片去还原一部默片似乎要比还原那些鲜活的生活容易许多。要知道,如果要在红墙青瓦间,去找寻那些老北京的生活场景,并将它们融合进整张片子的色彩和情绪中去,那将是一个更大的难题。

拍得久了,单单去匹配一个城市的印象,未免会让画面趋于单调。于是乎,总想着在这些印象之上去提炼一座城市的性格。而后用这座城市的性格去扩展更广泛的画面。北京那种略带沉闷的刚毅,杭州那种人文气息的闲适,成都那种含着诗意的随和,南京那种阴郁的惆怅似乎都成了我照片中的表达倾向,无论在前期对光线的利用和取景,还是后期的色调处理。或许这些就是我在照片中想表达的城市的味道吧。

那么上海又是什么味道呢?我真的说不上来,长期生活在这座城市里,渐渐被太多的细节所包围,变得麻木了起来。

作者: 鸠鸠

业余摄影爱好者,从1998年开始接触摄影。拍过风光,拍过商业,也拍过人像。近些年更多地将镜头对准了形形色色的人的日常生活。

发表评论